祝梵最喜欢吃石榴,可偏偏这水果一粒粒剥下来很是麻烦。他便抬手唤狗一样往魏锦爻方向勾了勾,抬抬下巴示意他替自己剥石榴。

    他平白生出些困意,无骨似的倚在安了软垫的椅上打哈欠,就这么盯着魏锦爻。

    侍卫动作镇静,并未因为自家殿下将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便紧张。他细细替祝梵剥下石榴,不小心捏碎了的就扔到一边碗里,好的又另放一边。

    祝梵撑着头,轻轻啧了一声。没等到魏锦爻问询,就接着不满道:“小心点儿,这可是太子殿下专程从桓国给本王运回来的石榴,金贵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他马上应到,继而将手里头满碗石榴粒恭敬地端到六皇子手边。祝梵总算直了直身子,从碗里抓了把石榴粒塞进嘴里嚼。许是又觉无趣了,祝梵抬腿,踩了踩魏锦爻的裆部。

    他顿时全身一僵。只是祝梵随心惯了,就算魏锦爻现在开口制止也只怕无济于事。于是他把头更低下些,以表对六皇子殿下的尊敬。

    没意思。祝梵撇撇嘴收回脚,双腿并紧磨了磨。他底下生了口女性器官的事情不算秘密,宫里的人多多少少都知道些。他出生时母妃正正好颇得圣宠,国师又道天有异象,当是福星,祝梵这才没因着这畸形身子丢了小命。更有往后国运昌隆、万事顺遂,这才有了后头的皇恩。

    可惜双性之躯天生就要比旁人多点欲望,所以祝梵宫里的人要比别的皇子宫里的少些,以防他人有不轨之心,更防有污言秽语流出,使得皇家失了颜面。

    至于祝梵最信任的,当是他的贴身侍卫魏锦爻。他自小便跟在六皇子身边长大,功夫在一众同龄人间是顶顶好的。不仅如此,他平时还负责些别的。例如,处理一下六皇子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阿爻,你过来这儿。”祝梵挥挥手让魏锦爻站到他面前,“帮我解决一下。”他撩开藏青色的衣袍,冲他勾手。

    魏锦爻垂头,温顺地膝行过去扶住祝梵的大腿。六皇子底下只穿了条亵裤,里头软嫩的两瓣夹着布料洇出块印子。他不喜热,平时待在自己府里松松垮垮披着上衣裹了薄裙便作罢,白皙的双腿若隐若现,总勾得魏锦爻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殿下这是又痒了。侍卫替他解了那白布整齐叠在一旁,随后将脑袋凑近了,张嘴含住那口女穴吃。祝梵舒服得用腿蹭他,魏锦爻就顺势握住对方细瘦的脚踝把他腿抬到自己的肩上放着。

    唇舌灵活地舔舐着肉缝,淫水很快便流出来。温热的内里裹住舌尖,而他只浅浅挑弄,轻缓地用舌抵了阴蒂。祝梵闷哼声里尽是甜腻,屄里痒意愈发重了,他不满地用脚踩了踩侍卫的背,说道:“嗯、…你往里头些。”

    魏锦爻应了声,又用牙齿去磨阴珠,将舌头伸得更深。殿下这下面的水怎么不见得少。他满嘴骚水味儿,心里头还在想说出来要被骂的东西。女穴实在是很暖和,嘬着魏锦爻,两瓣肉颤着往外吐水。祝梵爽得腰都挺起来了,宽大的衣袍下弓起漂亮的弧,魏锦爻怕他过会儿磕着,把手往上伸了伸揽住他腰肢。

    他快高潮了。魏锦爻心想。对方的大腿将他的头部夹得很紧,显现出一种因极度愉悦而不管不顾的态度。他的殿下喘息声一向不收敛,此刻更是喘叫出娇媚的调子来,听得魏锦爻下面也跟着胀大了。——但殿下一般是不会帮他解决的,因而他现在要做的只有把主子伺候舒服了,然后唤来宫女侍候他更衣洗澡,接着自己再去淋点冷水以消了这念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