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史创新文学>都市青春>【摄殓】夏序(补车1) > 补车1和亚兹诉说梦境,感情到位浅do一个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道歉呢?”亚兹拉尔放下手,带伊索到几步远的床边。生壁色的床单好像蒙灰的泥瓦,月光铺在上面,使它几乎洗尽了原本的土色,而成为一大块银亮的桦树皮盖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……”伊索话说到一半,被亚兹拉尔按着肩坐下,又讪讪地噤了声。

    “抬头,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梦里,碰了您的手……我觉得……”这句没说完的话几乎是伊索一个字一个字小心地念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也碰了吗。”而且不止是手。亚兹拉尔说着,轻慢地解去他的衣扣,指尖只与胸口隔了几层布料,缓慢且耐心的动作带来陌生的触感,这触感使他忘记了躲避,更何况耳朵又捕捉到亚兹拉尔紧随而来的问题:“你不想和我接触得更多吗?”

    顺从地,让亚兹拉尔褪去他的外衣,挂在衣角的银饰铃铃作响,听起来那么轻盈、欢快。伊索的目光转向那双手。他不知道亚兹拉尔在做什么,但他的确正在与亚兹拉尔接触得更多。

    “不用紧张。”平稳的声音牵动着伊索的心弦,让他不自觉放缓呼吸,等待亚兹拉尔的下一个指令。

    一件件衣服被撂到身旁,他是晚开的雏花在一片片绽放。

    亚兹拉尔的手指放在他唇边,他张开口,任亚兹拉尔抚摸过他的牙齿和舌面。他想,这或许是一种检查吗?他要怎样做才算完美,不让亚兹拉尔失望呢?直到嘴巴里被塞进三根手指,涎水不受控制地顺着下颚滴在身上,伊索终于意识到这似乎是一场戏弄。他光裸着身躯,而亚兹拉尔衣冠整齐,居高临下地玩弄,仿佛他是件器物,需要被这样使用。他无辜地眨着眼睛,瞳孔中是亚兹拉尔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躺下来。”尽管不知道亚兹拉尔要干什么,他还是照着做了。床铺有些凉,不过不影响他躺在上面,被亚兹拉尔扶着敞开腿,眼里的困惑胜于害怕。